aaplmessageboard

  • 编辑时间: 2021/8/21 9:41:23
  • 浏览量: 64
  • 作者: 今日外汇投资网
aapl message board


支撑对冲基金、 货币 市场基金的 稳定性是至关重要的。


   戴利称,公共和私人债务的 增加导致 金融系统的脆弱性,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 确保金融基础设施 保持健康和稳定。


  戴利对美联储过度 干预市场表示担忧。


  她称, 如果不进行改革,美联储可能不得不频繁干预以援助市场,但频繁干预市场的代价高昂。


  美联储应该是 压力市场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不是第一道防线。


  戴利强调了金融稳定性的问题。


  她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低利率导致金融公司追求收益,应加强审慎政策以确保稳定。


  货币政策是生硬的 工具,不是应对金融稳定的主要工具,需要其他工具来确保金融稳定。


  她认为,美联储最好用监管政策 解决金融业问题。


  美元指数下跌0. 72%,至90.22,盘中一度跌至90.19,为2月26日以来的最低水平。


  汇市经纪商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EdwardMoya表示,这只是一份 报告,但这改变了许多交易商对复苏进程的看法。


  欧元兑美元 上涨0. 84%,报1.2166;英镑兑美元上涨0.68%,报1.3984。


  商品相关货币走高,但加元兑美元跌0.14%,报1.2132,此前加拿大4月就业报告逊于预期,因第三波新冠疫情封锁,加元上周四升至逾三年 高位


  澳元兑美元上涨0.72%,至0.7841;澳元受到 澳洲最大 出口收入来源铁矿石价格强劲反弹的支撑。


  三菱日联金融研究部主管DerekHalpenny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我们预计,在对 全球经济增长持 积极乐观态度的背景下,澳元、加元和挪威克朗等货币将继续得到良好支撑。


   赤字压力 剧增,国际市场抛售美国国债未来的 财政负担将给央行带来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的政治压力。


   联邦政府在仅仅两年的时间里就增加了GDP的30%的额外财政赤字,而此时正值 婴儿潮一代的退休潮开始加速。


   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BudgetOffice)预计,未来20年,几乎30%的年度财政收入将只能用于偿还政府债务的利息,目前的水平为8%。


  增加税收根本不足以弥补 这一差距,因此,将赤字货币化的压力将不可避免地 在未来几年上升。


  美联储现在应该调整政策,将这些风险降至最低。


   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将回归“正常化”  《21世纪》:在全球通胀预期不断抬升的背景之下,一些新兴 国家已经开始 加息


  比如 巴西、俄罗斯、土耳其央行均已宣布加息,其中巴西率先在短短50天之内进行两次大幅加息,这些国家抢先加息的原因是什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全球央行大 放水的时代即将终结?  明明:我自己的答案是肯定的。


  随着全球疫情后修复,特别是以美欧为主的发达国家经济,逐步地恢复正轨,那么全球大放水,至少放水的程度或者放水的速度, 有可能很难再继续增加。


  美联储的QE政策,每个月购买800亿的国债和400亿的MBS(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目前还是持续的,但首先不会进一步增加购债规模。


  而且市场的预期比较担心在今年晚些时候,甚至在明年年初,购债计划有可能会缩减。


  如果预期兑现的话,那么意味着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央行,至少放水的速度 是在下降。


  不是说不放水,不是说不扩表,但是至少放水的速度是在下降的。


  所以我自己更倾向于形容就是全球的货币政策回归一个正常化,就是正常的宽松,而不是极度宽松。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如刚才我们提到的巴西、俄罗斯、土耳其这些国家,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结构都有一些特点——外债规模比较高,经常项目长期赤字,那么这些国家本身的宏观经济结构就不稳定,就有高通胀的压力。


  一旦叠加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它就会面临比较大的资本外流的压力。


  那么,这个时候这些国家的央行就不得不被动地进行加息。


  他们跟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可能还是有些区别的,主要他们还是受到本国经济结构的影响。


    下半年主要经济体增长仍在回升过程  《21世纪》:你如何展望 今年下半年全球经济?  明明: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的,其实今年IMF和世界银行对于今年全球宏观经济的预估还是比较乐观的。


  首先,全球疫情终将过去,主要国家的疫情得到初步控制,当然最近新兴市场国家的疫情有些扰动,但是我想随着一系列的措施的采取,总体来说还是会得到控制,而且确实全球疫苗的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


    基于今年的疫情得到控制的这个假设背景之下,我相信今年下半年全球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仍然是在回升的过程当中。


    当然制约全球经济的一些中长期矛盾,如老龄化的问题、收入格局的问题、全球产业链的问题,我认为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有可能在这种疫情快速恢复之后,也许在明年甚至后年的某一个时点,经济可能又会重新回到过去的一个状况,有可能经济的增长的动能又会面临不足的问题。


    我觉得宏观经济可能还是要分成不同的周期来看,至少在今年下半年,包括明年年初的一段时间,我相信全球经济复苏的趋势大的方向不会改变。


    但是从中长期来看,制约全球经济的一些结构性问题还是亟待解决,只有全球各国政府更快地、更好地进行合作,共同地去解决和面对这些问题,比如去解决全球产业链的问题、解决全球环境保护绿色发展的问题、解决全球地缘政治问题,如何更好地合作解决贸易争端的问题。


  只有这些问题得到解决,我相信全球经济可能才能迎来更长期和更大的增长。


  
上一篇:
下一篇: tigerdirectstoresflorida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